过期的凤梨罐头

- 文字 beyond-programming

    有年双十一我在微博上看到一个好看的女生,顺便就保存了她的照片。回去的路上我遇到和女朋友约会的兄弟,我向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我把QQ打开,把照片上传到了照片墙上,她的笑在我照片墙上像朵花,我觉得效果就像开了QQ会员。

    我在房间里百无聊赖的逛着虎扑,但我发了条朋友圈,配图是那个女生,但其实照片是我偷的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

    我的兄弟给我发来了消息,我吃惊他在这个夜晚居然有空理我。他问我怎么有女朋友了也不和他说,女朋友还那么好看。

    我应该告诉他的,但今天是双十一,我说不是是不是有点凄惨。所以我说是,她是我女朋友。

    他发了个滑稽的表情,我没有再回复他。我想这个表情有好多意思,我想他接下来的今晚很忙。

    但其实照片是我偷的,我不认识这个人。我又百无聊赖的逛了下虎扑,我心里慌得很,于是我把那条朋友圈删了。我刷新了一遍消息列表,没有收到晚安的消息。我换上了自己喜欢的睡衣,倒在熬不住的夜里。

    后来在路上遇上了另一个朋友,他就问我,你交女朋友了啊?我想应该是我兄弟告诉了别人,我交了一个女朋友,也许他还补充了一句,我女朋友还很漂亮。

    我该如何回复呢?我只能继续说是,我不能告诉他们照片是我偷的,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因此我想我接下来要计划一下日子了,我不能再经常宅在家里了,因为很多人都知道了,我有个漂亮的女朋友。

    我每晚在外面晃到很晚,他们遇到晚归的我,“呦,x兄送完女朋友回来了啊”。

    以前我很少去电影院看电影,但我现在经常去看电影,我买两张票,我吃两份爆米花,因为他们都说,我有个女朋友。可我的旁边明明就空着一张座位,可是我的爆米花明明就吃不完。所以我总是浪费了一张票,我总是挺着饱胀的肚子出影院。

    也有些时候他们在很早的时候就在街上遇到我,就很奇怪的问我你女朋友怎么没和你一起?他们低头看了看我空空的两手,满脸关心的教导我应该要给女朋友买点东西的,别舍不得那些钱,女孩子是拿来疼的。我怔怔的点点头,笑着说待会儿买,边说边指着后面的商场,她上厕所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我后来上街就会买一些女生的东西,有些款式还真挺好看,我甚至想选个中性的颜色买给自己。我想,这样的话他们会以为这是我买给自己的吧,于是我总是买粉色。

    一个晚上我在想,他们如果要聚会,大家都会带上女朋友的时候,我该怎么办?我告诉他们照片是我偷的,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?我觉得我会被嘲笑到脸比猴子屁股还要红。于是我出去旅游了,当然是带上我的女朋友一起。

    我把美景发到了朋友圈,很多人都给我点赞,也有很多人评论我别光晒景。

    我说我拍照技术不好,那些图拍出来把她拍丑了,不让发。

    我想这时候女性朋友看到我的回复估计笑开了花,挽着男朋友的胳膊,摸着男朋友的手,感叹有个会拍照的男友好幸福。我想男性朋友看到是一副我不行而他好能干的神色。

    好久好久都没人知道,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,照片是我偷的。

    有一天我兄弟叫我去打球,打完后又请我去吃烧烤。这孙子平日很抠门,我在想他是不是今天买了国足赢球而中了大奖。

    他莫名其妙的和我说着分手没什么大不了之类的话,还夸我这种有才华的男生能找到更好的人。

    我才知道那天他借我手机打电话的时候看我相册了,发现我手机里把女朋友的照片全删光了。

    我的天,原来我就分手了啊。

    可我竟然一点也不伤心甚至想笑,如果我知道会是这样的话,我早就应该把手机给他们看。还好电影票在淘宝买的不太贵,还好出去旅游我也获得了精神自由。而此时此刻,我面前摆着的烧烤更香了,我都开始吧唧吧唧嘴来。兄弟问我怎么都不难受,我摆了摆手洒脱的说人要看得开,要学会放手。

    我又没女友了,一切又回到最初的起点。后来我真的遇到了一个女孩子,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会好很久,但她说我这人实在是够无趣,委婉的和我说了拜拜。

    我的心里空落落的,也在这个时候我喜欢上了听周杰伦,我喜欢那首明明就,“远方传来风笛,我却在意有你的消息”。我也开始成了诗人,我写了很多情诗,但我没有发出来,南风知我意,吹梦到西洲。那段日子好沉闷好孤独。

    于是我想起了我和前女友的那段日子,我看电影,我吃爆米花,我逛街,我旅游,多么丰富啊!可是我才记起来,我明明就没有前女友啊。

    照片是我偷的,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。

    又到了一年双十一,我没有出门,但我知道我的兄弟出去约会了,对象已经不是去年那个姑娘了,而我还是一个人百无聊赖的逛虎扑。

    我卸载了微博,鬼知道去年我干嘛把一个我不认识的女孩发到我的朋友圈。

    今年入冬感觉比较早啊,我穿着牛仔外套感觉很冷。我看完了虎扑的帖子,我便去刷新了消息列表,没有收到晚安,但时间告诉我我该睡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为什么,我突然想发一条朋友圈。图片还是配上了去年那个女孩。

    正准备睡觉的时候我的手机突然亮了,是一个最近走得比较近的女孩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女朋友吗?”

    “不,照片是我偷的,我不认识这么一个人。晚安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干嘛把一个不认识的女生发到朋友圈啊?”

    我没有再回复了,我也没了睡意。我穿好衣服出了门,路上几乎没了行人,我沿着一条枝叶繁茂的街行走,树叶在月下隐隐绰绰,叶下的我在风里摇曳。我开始想念一个毫不存在的人。

    我想此时路上头是隐隐绰绰的光,路下头是相互依偎的影。路这头是她嫌我冰冷的手,路那头是我唱起不动听的歌。